頭幾次去急診的人會進入一種狀況:你的理智會被重建。
你會在擁擠的病床中等待醫生的問診,你無法冷靜,焦慮地看著名牌想著隔壁病床阿伯的喘息聲是否會這樣持續下去?同時試圖精準的說出症狀。
接著進入漫長的黑夜。走廊明亮的燈光即使闔上眼睛還是刺眼,就像是一種精神虐待,加上塑膠椅的硬背對家屬(或病人)更是折磨。時間似乎被放慢許多,難熬的等待呼叫。
這裡有太多的疲憊、痛苦及恐懼,我開始懷疑會不會等等我就昏倒在地?抑或者我將永遠走不出去了?想法完全被悲觀操縱,陌生的地方、冷漠的臉孔、身體的痛楚,沒有人知道我在這,沒有人。

當然這樣的狀況在第三次就習慣了。你會記得帶書、耳機跟外套,你會知道哪張沙發最舒服,你會換上那張淡漠的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eve 的頭像
steve

亦或者

st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